当前位置 > 首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她9岁被嫁人,一生嫁7次,巫师: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 发布时间:2019-09-17
  • www.1314nai-cha.cn
  •   2019 花开无田

      中国古代喜欢把亡国的责任推卸到女人头上,还赠一词“红颜祸水”。什么周幽王因为烽火戏诸侯博褒姒一笑,周因此而亡;贾南风所致“八王之乱”西晋而亡;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杨玉环葬送了开元盛世,此类之语也比比即是。却唯独不见说刘邦有吕雉贤内助才成大业;朱温因张氏而起;朱元璋有马皇后才不至于暴虐成性。毕竟人嘴两张皮,岂不是可笑。

      1582年,叶赫那拉氏出生。而她还有一个别名更加令人耳熟能详——东哥。在海西女真叶赫部,充斥着萨满教的祖先崇拜与自然崇拜之中,萨满(巫师)地位超然,而这个公主出生伊始萨满便断言:''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而这个在我们现在看来非常可笑的预言,却同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她的一生。

      

      9岁,对于普罗大众而言即便是在古代也还大抵是懵懂年龄,黄口小儿。但她却肩负了叶赫部的第一项重任。父亲布斋为了能够攫取更多的资源,加强叶赫部的实力,便将9岁的东哥许配嫁给哈达部岱善贝勒。 而岱善贝勒“垂涎美色,喜不自禁”,当然我们并不知晓9岁的孩子为何会那么美,有着盛世美颜?而结果便是布斋与哈达部孟格布禄设计,将岱善贝勒诛杀。父亲心满意足,得偿所愿,孟格布禄也当上了哈达部首领,而东哥也便成为了寡妇。

      也就在海西女真各部互相竞争之中,位于辽西的建州女真,也在努尔哈赤的文韬武略之下,更在李成梁的纵容之下,1593年,终于统一建州女真各部,而这也让本是女真各部中最为强大的叶赫部,如坐针毡。于是便派遣使者,向努尔哈赤提出领土要求,努尔哈赤自然断然拒绝。

      

      双方撕破脸皮,一场大战一触即发。父亲布斋为了增加胜算,又将东哥许配给乌拉部首领布占泰,于是“九国联盟”以叶赫部和哈达、乌拉、辉发海西女真四部和蒙古科尔沁等三部以及长白山珠舍里、讷殷二部率领三万多人进攻努尔哈赤。

      却不成想努尔哈赤有条不紊,埋伏精兵,诱敌深入。此一战,东哥之父布赛被杀,布占泰被生擒。而战后,努尔哈赤以“生人之名,胜于杀人”的名义将布占泰释放,却将布赛的尸体砍成两段,一段留下,一段还给叶赫部,如此叶赫部与努尔哈赤之间也算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但是面对努尔哈赤的大军压境,虎视环伺,布扬古、金台石迫于无奈只得将东哥当做求和的筹码,允准将东哥嫁给努尔哈赤。而金台石的女儿也答应将女儿嫁给代善。

      

      此时的东哥,早就出落的宛若仙女,被称为女真第一美女。但对于有着杀父之仇的东哥而言,要嫁给自己的仇人显然并不现实,立誓谁能够杀了努尔哈赤,便嫁给他为妻。

      布扬古,本就没有折服的意思,便向海西各部征婚。努尔哈赤勃然大怒,又欲起兵讨伐,但碍于明朝干预,李成梁只得作罢。

      1599年,哈达部内讧。金台石趁机劫掠,为报此仇,哈达部贝勒孟格布禄(也是东哥第一次出嫁时与父亲合谋的孟格布禄)以三个儿子为人质,祈求努尔哈赤出兵。

      

      努尔哈赤与叶赫部本就间隙甚大,又得到了哈达部的筹码,便立刻点齐人马,准备征讨。而布扬古听闻便立刻给孟格布禄写信,许诺可以将东哥嫁给他,只要他能够趁机抓住努尔哈赤。都说财迷心窍,但此时的孟格布禄色迷心窍,决定铤而走险,结果努尔哈赤得知,立刻挥师讨伐哈达部。孟格布禄被俘,哈达部也被消灭。哈达部也成为因东哥而亡的第一个部落。

      而李成梁在经略辽东,攻灭王杲,削弱强部之后,却大肆淫掠。努尔哈赤也投其所好,知道舍得舍得,将弟弟舒尔哈齐的女儿嫁给李成梁之子李如柏为妾,所馈赠财资无以计数。李成梁家院“附郭十余里”,更是视之为心腹,毫不设防。努尔哈赤也足够忠心,先后八次觐见万历皇帝,万历帝更是敕封他为正二品将军。

      

      1606年,李成梁将原本用来防御建州女真的宽甸六堡拆除。一匹脱缰的野马也终于被放出囚笼。次年,辉发部贝勒王机努死,而孙子拜音达礼将叔叔尽皆诛杀,离心离德之下,部众逃散,为了讨要逃往叶赫部的部众,拜音达礼便向努尔哈赤求助。

      努尔哈赤自然不说二话,又一次出兵。而布扬古则又一次拿出自己的妹妹为筹码,只要你和努尔哈赤断交,妹妹给你。

      

      到底是石榴裙太美,拜音达礼果真与努尔哈赤断交。努尔哈赤估计此时必然一头黑线。其心可诛!便将辉发部攻灭。辉发部也便成为了第二个因东哥而亡的部落。

      面对日渐强大的建州女真,叶赫部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但实则并没有好的筹码。乌拉部与努尔哈赤之间还是姻亲关系,要打破2个部族之间的联合,必须使出杀手锏——东哥。于是布扬古许诺要将东哥许配给乌拉部首领布占泰。

      

      这已经是东哥的第六次出嫁。而恼羞成怒的努尔哈赤终于忍无可忍,1614年亲率大军出征乌拉,布占泰向布扬古求救,但是他坐视不理,而乌拉部也毫无抵挡之力,乌拉部也因此而亡。

      在灭亡乌拉部之后,诺大的东北努尔哈赤在李成梁的掩护下,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女真部族统一。而叶赫部的盛衰之理,也在努尔哈赤的强大之下显得衰弱至极,于是已经三十三岁的东哥,又一次成为筹码。

      女真部族已经只剩下努尔哈赤,而隔壁的邻居蒙古部族对东哥的美色也是十分艳羡。于是第七次东哥终于嫁出去了,喀尔喀蒙古最强者达尔汗的儿子——莽古尔岱。

      

      求而不得,又与东哥擦肩几十载的努尔哈赤,心中很是愤懑。在《满文老档》中,记载了他与诸大臣的对话,虽然他阻止了臣属们讨伐的建议,但是对于东哥却下了评语“此女之生,非同一般者,乃为亡国而生矣!……无论聘与何人,该女寿命不会久长。毁国已终,构衅已尽,今其死与将至也。”

      行文中满满的怨毒,诅咒。而东哥也在嫁给蒙古莽古尔岱一年后便溘然长逝,年仅34岁。 至于努尔哈赤则在1616年,李成梁去世后,建立后金。1619年八月,努尔哈赤灭叶赫部。而关于东哥亡四部,兴努尔哈赤的故事,也如同那个红颜祸水成语一般,被人“强加其上”,流传至今。

      参考资料:《满文老档》《清史稿》等

      中国古代喜欢把亡国的责任推卸到女人头上,还赠一词“红颜祸水”。什么周幽王因为烽火戏诸侯博褒姒一笑,周因此而亡;贾南风所致“八王之乱”西晋而亡;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杨玉环葬送了开元盛世,此类之语也比比即是。却唯独不见说刘邦有吕雉贤内助才成大业;朱温因张氏而起;朱元璋有马皇后才不至于暴虐成性。毕竟人嘴两张皮,岂不是可笑。

      1582年,叶赫那拉氏出生。而她还有一个别名更加令人耳熟能详——东哥。在海西女真叶赫部,充斥着萨满教的祖先崇拜与自然崇拜之中,萨满(巫师)地位超然,而这个公主出生伊始萨满便断言:''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而这个在我们现在看来非常可笑的预言,却同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她的一生。

      

      9岁,对于普罗大众而言即便是在古代也还大抵是懵懂年龄,黄口小儿。但她却肩负了叶赫部的第一项重任。父亲布斋为了能够攫取更多的资源,加强叶赫部的实力,便将9岁的东哥许配嫁给哈达部岱善贝勒。 而岱善贝勒“垂涎美色,喜不自禁”,当然我们并不知晓9岁的孩子为何会那么美,有着盛世美颜?而结果便是布斋与哈达部孟格布禄设计,将岱善贝勒诛杀。父亲心满意足,得偿所愿,孟格布禄也当上了哈达部首领,而东哥也便成为了寡妇。

      也就在海西女真各部互相竞争之中,位于辽西的建州女真,也在努尔哈赤的文韬武略之下,更在李成梁的纵容之下,1593年,终于统一建州女真各部,而这也让本是女真各部中最为强大的叶赫部,如坐针毡。于是便派遣使者,向努尔哈赤提出领土要求,努尔哈赤自然断然拒绝。

      

      双方撕破脸皮,一场大战一触即发。父亲布斋为了增加胜算,又将东哥许配给乌拉部首领布占泰,于是“九国联盟”以叶赫部和哈达、乌拉、辉发海西女真四部和蒙古科尔沁等三部以及长白山珠舍里、讷殷二部率领三万多人进攻努尔哈赤。

      却不成想努尔哈赤有条不紊,埋伏精兵,诱敌深入。此一战,东哥之父布赛被杀,布占泰被生擒。而战后,努尔哈赤以“生人之名,胜于杀人”的名义将布占泰释放,却将布赛的尸体砍成两段,一段留下,一段还给叶赫部,如此叶赫部与努尔哈赤之间也算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但是面对努尔哈赤的大军压境,虎视环伺,布扬古、金台石迫于无奈只得将东哥当做求和的筹码,允准将东哥嫁给努尔哈赤。而金台石的女儿也答应将女儿嫁给代善。

      

      此时的东哥,早就出落的宛若仙女,被称为女真第一美女。但对于有着杀父之仇的东哥而言,要嫁给自己的仇人显然并不现实,立誓谁能够杀了努尔哈赤,便嫁给他为妻。

      布扬古,本就没有折服的意思,便向海西各部征婚。努尔哈赤勃然大怒,又欲起兵讨伐,但碍于明朝干预,李成梁只得作罢。

      1599年,哈达部内讧。金台石趁机劫掠,为报此仇,哈达部贝勒孟格布禄(也是东哥第一次出嫁时与父亲合谋的孟格布禄)以三个儿子为人质,祈求努尔哈赤出兵。

      

      努尔哈赤与叶赫部本就间隙甚大,又得到了哈达部的筹码,便立刻点齐人马,准备征讨。而布扬古听闻便立刻给孟格布禄写信,许诺可以将东哥嫁给他,只要他能够趁机抓住努尔哈赤。都说财迷心窍,但此时的孟格布禄色迷心窍,决定铤而走险,结果努尔哈赤得知,立刻挥师讨伐哈达部。孟格布禄被俘,哈达部也被消灭。哈达部也成为因东哥而亡的第一个部落。

      而李成梁在经略辽东,攻灭王杲,削弱强部之后,却大肆淫掠。努尔哈赤也投其所好,知道舍得舍得,将弟弟舒尔哈齐的女儿嫁给李成梁之子李如柏为妾,所馈赠财资无以计数。李成梁家院“附郭十余里”,更是视之为心腹,毫不设防。努尔哈赤也足够忠心,先后八次觐见万历皇帝,万历帝更是敕封他为正二品将军。

      

      1606年,李成梁将原本用来防御建州女真的宽甸六堡拆除。一匹脱缰的野马也终于被放出囚笼。次年,辉发部贝勒王机努死,而孙子拜音达礼将叔叔尽皆诛杀,离心离德之下,部众逃散,为了讨要逃往叶赫部的部众,拜音达礼便向努尔哈赤求助。

      努尔哈赤自然不说二话,又一次出兵。而布扬古则又一次拿出自己的妹妹为筹码,只要你和努尔哈赤断交,妹妹给你。

      

      到底是石榴裙太美,拜音达礼果真与努尔哈赤断交。努尔哈赤估计此时必然一头黑线。其心可诛!便将辉发部攻灭。辉发部也便成为了第二个因东哥而亡的部落。

      面对日渐强大的建州女真,叶赫部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但实则并没有好的筹码。乌拉部与努尔哈赤之间还是姻亲关系,要打破2个部族之间的联合,必须使出杀手锏——东哥。于是布扬古许诺要将东哥许配给乌拉部首领布占泰。

      

      这已经是东哥的第六次出嫁。而恼羞成怒的努尔哈赤终于忍无可忍,1614年亲率大军出征乌拉,布占泰向布扬古求救,但是他坐视不理,而乌拉部也毫无抵挡之力,乌拉部也因此而亡。

      在灭亡乌拉部之后,诺大的东北努尔哈赤在李成梁的掩护下,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女真部族统一。而叶赫部的盛衰之理,也在努尔哈赤的强大之下显得衰弱至极,于是已经三十三岁的东哥,又一次成为筹码。

      女真部族已经只剩下努尔哈赤,而隔壁的邻居蒙古部族对东哥的美色也是十分艳羡。于是第七次东哥终于嫁出去了,喀尔喀蒙古最强者达尔汗的儿子——莽古尔岱。

      

      求而不得,又与东哥擦肩几十载的努尔哈赤,心中很是愤懑。在《满文老档》中,记载了他与诸大臣的对话,虽然他阻止了臣属们讨伐的建议,但是对于东哥却下了评语“此女之生,非同一般者,乃为亡国而生矣!……无论聘与何人,该女寿命不会久长。毁国已终,构衅已尽,今其死与将至也。”

      行文中满满的怨毒,诅咒。而东哥也在嫁给蒙古莽古尔岱一年后便溘然长逝,年仅34岁。 至于努尔哈赤则在1616年,李成梁去世后,建立后金。1619年八月,努尔哈赤灭叶赫部。而关于东哥亡四部,兴努尔哈赤的故事,也如同那个红颜祸水成语一般,被人“强加其上”,流传至今。

      参考资料:《满文老档》《清史稿》等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anzhuo.r8139.cn

    日期归档

    南京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1314nai-cha.cn 技术支持:南京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