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商业资讯 > 正文

国家5A景区十年增至200家 升A被指明码标价
  • 发布时间:2019-11-11
  • www.1314nai-cha.cn
  •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旅游局3日宣布取消两个5A级景区,并对三个5A级景区发出严重警告。五大景区主要存在安全隐患严重、服务缺乏、管理不规范、厕所革命滞后等问题。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景区的评级从指数评级到专家名单不等,有一定的运营空,形成“活动与公关”产业链,有专门的公关团队,甚至有明确的标价。

    五处景区被处罚

    国家旅游局宣布,湖南省长沙市橘子洲旅游区两处5A景区、重庆市南川区神龙峡景区、安徽省安庆市天柱山景区三处5A景区、福建省南平市武夷山景区、福建省永定-南京土楼旅游区受到严重警告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魏小安认为,经过5年的评估,一些景点已经放松了努力,对长期存在的问题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重庆游客王旺表示,神龙峡景区的确有一段狭窄的峡谷走道,两人并排走过。没有护栏,也没有警告标志。存在安全隐患。

    4日在去福建武夷山风景区的路上,记者遇到了几名“野生导游”,以吸引游客。 关于游客投诉的“黑车”问题,武夷山副市长张宪军承认,确实存在出租车不计价器收费的情况,下一步将是加强监管。

    安徽大学旅游管理系副主任李京龙说,一些景区和地方只把创建5A级景区作为吸引人气、提高票价和增加收入的手段。为了创造5A,他们忽略了“a”品牌的原意,为游客提供了一个良好舒适的旅游体验。

    景点评级有三大缺陷。

    自2007年首批66个5A级风景名胜区被接纳以来,十年内全国5A级风景名胜区的数量已增至200多个。 据记者调查,长期以来,游客对景区的投诉不仅限于景区质量。一些游客质疑景区评级越来越随意,导致甲级景区过多

    业内人士称,“促销”的竞争是因为高品位对景点的巨大价值。它不仅是票价调整的重要参考,而且更容易从金融机构和相关专项建设资金中获得贷款。 在一些地区,管辖范围内有多少5A景区甚至成为官方的成就之一 记者发现,目前对景区的评级有三个不足。

    有些景点涉嫌违反评级规则 据了解,神龙峡景区于2009年底开工建设,2010年试运行,建成3A景区。2011年底,重庆市南川区神龙峡风景区被批准为国家级4A风景区。 2012年10月,南川召开会议,宣传金佛山创5A和沈石屹的工作。 2012年12月,南川区正式启动金佛山至神龙峡5A级工程建设。 2013年9月,金佛山-神龙峡风景区被批准为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

    根据2012年5月1日实施的《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申报为4A级旅游景点三年以上的,可以申报为5A级旅游景点。 业内人士认为,从时间角度来看,神龙峡景区建设有5年的违规嫌疑。 这种“火箭升到甲”和“团体升到甲”的现象反映了一些景区和地方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好处 ”一位旅游专家说

    选择价值硬指标,景点砸钱冲刺 参与景区评级的专家认为,评级中的一些硬性规定忽视了自然环境因素和旅游活动的独特性 例如,5A景区要求“每年接待60多万国内外游客,其中5万多是海外游客” 这导致一些自然风景区环境相对脆弱,不适合人数竞争。他们牺牲了自然环境,通过冲刺很快达到了标准。 广东财经大学旅游管理与规划设计学院院长张伟强认为,一些不应该设置的硬性量化指标导致了一些5A级景区的严重同质化。

    此外,一些景区领导报告称,游客满意度和生态景观在景区分级规则中的权重过低。 李景龙直言不讳地说,一些景点现在只致力于创造领导者重视的5A,而不是游客认为的5A。

    选择组织的身份不是独立的,其自由裁量权很大。 国家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由国家旅游行政管理部门组织设立,负责国家旅游景区的等级评定。 张伟强认为,“目前,从评估机构到地方投资,评估中的行政色彩非常强烈,缺乏社会认同。” "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景区的评级从指数评级到专家名单不等,有一定的运营空,形成“活动与公关”产业链,有专门的公关团队,甚至有明确的标价。 一些地方旅游局在景区评级过程中变相指定景区规划机构来实现其目标。

    以安徽省旅游局前局长胡薛范为例,办案机关发现,胡薛范帮助许多景区选择4A或5A,收受贿赂,索要数百万元,包括国内许多着名景区,如安徽鸡西龙川景区选择5A景区等。

    惩罚的透明度需要提高。

    一旦第一个5A景区成功创建,将有一个“进出”机制来降低和取消等级。 2015年10月,山海关风景名胜区5A级被撤销,开始真正打破一级风景名胜区评价的“终身制”,激活动态管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魏翔认为,对五大景区的处罚再次表明,管理层非常重视景区的质量建设,中国旅游业正从数量竞争走向质量竞争。

    魏翔建议明确行政与市场的界限,加强景区等级管理的独立性,政府力量逐步退出,引入第三方专业独立评级机构介入,如可信的调查公司、与政府部门脱钩的行业协会等。 旅游主管部门履行监督职责 他认为“进出”的方向是好的,但有必要提高评级和处罚的透明度,注意和回应游客的询问,接受监督。

    南京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1314nai-cha.cn 技术支持:南京资讯网 | 网站地图